投诉监督热线:监察审计部 0757-29973363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案例 | 腾讯99公益:以互联网技术提升行业透明度
发布时间:2017-12-04 浏览数:21 来源:顺德社会创新中心

编者按

2016年97日,在第二个“99公益的首日,一篇《去年99公益日筹款八千多万,有六千万去向不明?》文章在社交媒体上疯传,文章援引一家民间机构的调查数据称:仅有73%的项目披露了进展情况;从财务角度看,仅有23%的资金可以看到去处。

当时正值公益组织全力募捐之际,此文引发了网民在社交媒体上的对骂,赞同者认为,透明度太低是中国公益行业的沉疴陋习。而反对者则质疑文章数据的可信度,有知名公益人在微信朋友圈表示:危言耸听,把极端个案想象成普遍现象,一棍子打死一船人

在此次的风波中,腾讯当天下午给要求采访的媒体发了题为《腾讯公益回复网传不实言论》的短文,指出网传文章的数据并不准确,但同时承认,去年确实有些项目拿了钱却没披露项目进度,但比例不高,占项目总数的4.5%,善款总额的1.6%

一名网友对此的评论颇具代表性:不管文章证据不足也好,或者夸大片面也好,这篇文章有很多地方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

在中国,人们经历了漫长的农业时代,短暂的工业时代,随即被卷入了汹涌的信息时代当中,在这样的社会体验里,人们对身边的陌生人充满了不信任,对闪烁在网路另一端的陌生人更是习惯性地保持警惕与怀疑。因此,中国的公益组织最大的挑战不是把项目做好,而是努力让捐赠者相信:我们不会贪污善款。

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腾讯对网民的反馈颇为敏感,早在去年“99公益日之前,腾讯将数十家公益组织的负责人请到其位于深圳的总部,召开闭门会议,会议其中一个议题,就是如何推动中国公益行业透明度的提升。

“99公益日前的多场宣讲会中,腾讯方面一直试图推动相关的公益组织披露项目进展,他们将是否披露上一年进度,作为当年99公益日的准入机制的一部分,倒逼更多的项目做出回应。但此举的结果是,不少公益组织赶在截止日前突击披露去年数据,这也构成了公众质疑的一部分。

事实上,公益组织亦有难言之隐。一位不愿具名的从业者表示,他们机构受制于成本,无法雇佣足够的人手,而更大的问题是,他们要受到借壳的公募基金会的掣肘。善款须先经公募机构,才能到达执行团队的手中,在披露善款用途的时候,很多单据也需要他们提供,但是,他们的效率,你懂的。

腾讯的大流量平台无疑在技术上提供了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但是,技术背后的社会、行业问题,还需要政府、企业与公益组织联手解决。


2016年腾讯99公益日启动仪式现场


201697日到9日,仅仅3天时间,有678万人次,为1200多家公益组织捐出了超过6亿元,这是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简称腾讯)在其组织的“99公益日里所交出的成绩单。

这是腾讯连续第二年策划“99公益日,这家中国最具规模的互联网公司不单自己捐,动员自己的用户捐,还带动了上百家企业一起捐。作为一家商业公司所策划的慈善活动,腾讯此举规模之大,影响之广,在中国公益史上前所未见。


给草根NGO输血


黄恒一是泸州爱心衣屋志愿者协会的负责人,那是一家以搜集废旧衣物,并将之整理包装捐给穷人的公益组织,机构成立两年多了,一直筹不到足够的运作经费。

前段时间,黄恒一收到了2万件旧衣服的捐赠请求,但算了一笔账,数万元清洗费让他望而却步。我哪来那么多钱?黄恒一说,事实上,我们那时的经费缺口接近30万。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黄恒一变卖了一些资产,自己给机构捐了10万,可那依然无济于事,他的员工拿着仅仅高于当地最低工资的薪酬,维系机构运转的资金也时常捉襟见肘。

在中国,有很多像黄恒一这样的公益人,他们领导着一个10人以下的草根组织,憧憬着为当地带来一些改变,但是,他们十分缺乏筹款的渠道,以至于在帮助弱势群体之余,自身也成了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

但在去年9月,黄恒一看到了希望。

腾讯发起了“99公益日承诺对经过其网络平台进行募捐的公益组织进行配捐,公益组织募集的资金会被放大。黄恒一对此很兴奋,不仅因为可以腾讯的钱,更重要的是,他有信心去说服更多的捐赠人。

一家长期支持爱心衣屋的企业为此捐出了数倍于以往的善款,黄恒一说:如果没有腾讯的配捐,这家企业不会一次拿出几十万来支持我们,他们觉得,我捐100块,腾讯也捐出100块,这样挺好的,他们也希望自己的钱能产生更多的效应。

“99公益日里,黄恒一的爱心衣屋共筹得160多万,资金缺口基本得到解决。

解了燃眉之急,这当然是好的,但是,假如那家企业与腾讯不再资助爱心衣屋,这家依仗企业捐赠的草根公益组织又将面临怎样的命运呢?


变革源于技术进步


互联网产业在过去10年间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经济与社会的面貌。包括腾讯、阿里巴巴在内的互联网巨头深度介入公益行业,尤其是腾讯,这家成立不足20年,现已坐拥超过6亿用户的互联网公司较早地筹建了企业的公益基金会,一开始,他们尝试在中国西南山区做一些乡村建设的公益项目,但后来,管理层觉得这并非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特长,他们更愿意用自己的技术、平台、用户、流量来服务公众。

2015年9月,腾讯公益基金会在酝酿多时之后,推出了“99公益日, 腾讯延续了自己在商业领域善于找痛点的特长,以“11”配捐的方式直接放大网民对公益组织的捐款,在3天内,动员205万人次,捐得善款2.3亿元。这是一个现象级的募捐事件,影响深远,不单因其丰沛的现金流,更因其在中国特色的,官办慈善与民间公益的并存的双轨制上搭建了一种新的可能。

作为一家商业公司,腾讯深谙国情,他们无意挑战现行的慈善制度,而是选择在双轨之上,搭建新的桥梁,在不触及既得利益的情况下,提供了一种新的资源整合方式。

在这个模式里,拥有大流量平台的腾讯,拥有公募资质的基金会与拥有实际解决问题能力的公益组织进行了明确的分工,公益组织将项目提交到腾讯的网络平台,公募基金会以认领的方式与民间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如此一来,民间机构就可借壳上市。腾讯负责筹集资金,一方面,腾讯自己拿出真金白银,另一方面,他们也利用自己连接公众的能力撬动更多捐款。

在理论上,这个模式应能导演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公益组织获得了更多的捐款,公募基金会获得了可观的政绩,而腾讯则得到了更大规模的流量与更好的社会口碑。公众也很开心,比之以前,他们的选择更多了,以往是响应号召,被迫捐赠,现在是爱我所爱,自行挑选


腾讯主要创始人、腾讯基金会发起人兼荣誉理事长陈一丹先生在201699公益日启动仪式上致辞


“想众人之未想


互联网企业在持续地深入改造着这个行业,腾讯将互联网产业独有的迭代思维带到了非营利领域,即在产品首发之时不求完美,只做一个最小的可用品,然后推出市场,搜集反馈,进而不断修改,并延伸出各种新功能。

第一年的“99公益日,腾讯一家独捐,但在第二年,他们拉上了进百家企业;2015年,腾讯对网友的捐款是11配捐,但在2016年,他们尝试了更具互联网特色的随机配捐;此外,他们在项目准入门槛,项目进度披露的游戏规则上,也做出了许多小调整。

腾讯积极的产品迭代为去年的“99公益日带来了各项指标的大幅增长,捐赠人数增加了230%,筹资的资金增加了166%,惠及的公益组织也翻了一倍之多。

中国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以技术与平台介入公益行业,腾讯并非一家独大,其主要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集团也于去年7月发起了声势浩大的“XIN公益运动,在这两家互联网巨头的带动下,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在研究,如何以创新的方式介入公益,以谋求商业与非营利的双赢。

搭载了互联网螺旋桨的中国公益行业,在未来数年里拥有很多可能。

“创新并不是完全凭空创造一个与众不同的东西,而是见众人之所见,想众人之未想

腾讯的主要创办人之一,“99公益日总策划人陈一丹说,互联网最大挑战和乐趣在于未知,生态不停演变,几年就是一个时代,接下来还有什么的新的公益样式?我们无法预测。但当前,无论是物质基础、技术条件,还是创新工具,我们都处在历史最好时期。

中国的互联网从业者非常自信,他们觉得既然自己能改变商业,也就一定能改变公益。


 摘自《国内社会创新案例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