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诉监督热线:监察审计部 0757-29973363
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动态
回顾 | 胡小军:中国是下一个社区基金会增长最快的国家
发布时间:2017-1-23 浏览数:7 来源:

       2017年1月22日,由社创中心“汇贤社会创新人才计划”主办的“社区基金会——国际视野与本土实践”分享沙龙在社会创新园如期举行。本次沙龙由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研究员、中山大学中国南方公益慈善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胡小军博士主讲,他精彩的分享,为我们打开了认识社区基金会的一扇窗。



       胡小军博士从社区基金会的起源和特征、中国社区基金会发展概况以及中国社区基金会发展展望三个方面分享。其中有概念、有定义、有数据、有案例、有建议,让我们对社区基金会有了基础的认识和期望。

       通过胡小军博士的介绍,我们了解到在国际上,以“统筹本地资源,联合本地利益相关者,为本地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和服务”为核心特征的社区基金会的发展过程、操作方式、资金规模等。同时了解,社区基金会这种发端于美国但已被全球化的社区慈善的重要表现形式在中国是如何发展起来的,部分已经成立的社区基金会是如何发起并操作的。未来,社区基金会与国内现存的公益模式有哪些可以融合或者创造的等等。


国际概况


       胡博士向大家介绍到,世界上第一家社区基金会起源于1914年的美国克利夫兰,由银行家弗雷德里克·高夫(Frederick Goff)将银行闲置的信托资金和社区内的慈善捐赠汇集成永久性捐赠基金(endowment,不动本金,只将投资收益用于资助),并组建资助委员决定资金流向。这种新兴的慈善组织形式被称为“社区信托”(community trust),也是最早的社区基金会。

       经过100多年的发展,社区基金会在四大洲50多个国家落地,全球共有超过1800家社区基金会。这种组织形式在全球的发展得益于两方面的因素,一个是福利国家危机、苏东剧变挑战了政府是公共服务主要供给者的观念;另一个是私募基金会和国际行业联盟推动了“社区基金会”这一概念在全球的传播。



       与中国行政化的“社区”不同,社区基金会所指的“社区”(community)范围可大可小,其服务范围可以根据实际需要扩张或收缩。世界范围内,大多数社区基金会是以城市或城镇为基础的。社区基金会有大有小,运作的慈善项目也各有不相同,但它们的功能可以归纳为五个方面:1、本地项目资助者(local grantmaker);2、本地问题回应者(local responder);3、社区议题倡导者(advocate);4、慈善资源管理者(wise steward);5、跨界合作推动者(bridge builder)。社区基金会的基金也有各种类型:指定基金、兴趣领域基金、非限定基金、捐赠者建议基金、机构基金、奖学金基金、运营基金。



中国现状

       与社区基金会在世界各国蓬勃发展的境况有所不同,我国社区基金会的理论和实践还很薄弱。2009年社区基金会这种形式才开始被采用,2014年被政府采纳,强调以地方为基础进行建设和实施。在现有大约60家社区基金会中,2014年成立的占22.4%,2015年占51.7%。地域分布上,上海市和广东省当前社区基金会数量占全部数量的77.6%。深圳的桃源居公益事业发展基金会就是这样一个社区服务型基金会的“中国样本”。

       同时,我国的社区基金会发展的驱动力是民间、企业、政府(区/街道)等的多元驱动,由于驱动力不同,社区基金会发展呈现出多元特征。在资源动员方面,政府出资和辖区企业捐赠是社区基金会主要资金来源,而面向社区公众的筹资实践很少,尚未建立与社区基金会自身属性、业务模式及募捐市场相匹配的资源模式。在项目开展方面以直接帮扶(救助)、硬件投入以及支持社区文娱活动为主要内容,社区社会组织培育与项目资助虽有尝试,但未成为社区基金会的工作重点。

       在资源模式的构建上,胡小军博士做了一些可能性的分析:委托代管/专项基金、合作基金/配对基金、资源对接匹配平台、建立联合劝募机制、事件筹资/慈善拍卖、建立本金/慈善信托、新型的非货币捐赠。非货币捐赠可以是实物、房屋、有价证券、股权、知识产权等有形和无形财产。同时也告诉我们,社区基金会在全球化与地方化的碰撞与交融中呈现“形同质异”和“形异质同”的现状。


交流环节

       在交流环节,通过参与者与胡小军博士的深入互动,加深了大家从分享中得到的启发,向大家分享了他对未来中国社区基金会发展的一些展望。

       他说道,未来中国社区基金会的发展,可以从5个方面做梳理和分析:

  • 社区公益创投模式的改进:政府资源的投入与社区项目支持;
  • 慈善机构的转型与创新:例如慈善会系统;
  • 桃源居公益事业发展基金会的启示:捐赠发起成立社区基金会;
  • 社会服务机构与服务载体的全覆盖:如家庭综合服务中心;
  • 潜在政策机遇:
      1、两办文件:大力培育社区社会组织;
      2、三社联动:打造社区公益价值链,社区基金会的“引擎”作用;
      3、《基会管理条例》修订:审批权下放,县(区)基金会发展。

       如现场一位参与分享者所说:“社区基金会对本地资源的动员,互联网共享经济模式可实现闲置资源的活化,闲置服务资源的对接让人印像深刻”。




       “社区,是社会的基本单元,是市民群众的聚集区,社会组织的落脚点,社会资源的承载体,社区治理是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和基础环节,创新社区治理已经成为我们的共识”。而社区基金会可能是其中的一种方式。顺德社区基金会发展的机遇怎么样?如何实践?只能用行动回答!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把这个话题做进一步深入的分享和交流,同时也期待顺德的社区基金会时代的到来。



返回顶部